中国微企网
下一步货币政策怎么走 LPR连续8个月“原地踏步”
发布日期: 2020-12-22 09:15:47 来源: 北京商报

12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报价如期出炉:1年期报3.85%,5年期以上报4.65%,这两类期限品种报价已维持8个月按兵不动。事实上,12月逆回购和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利率均保持不变,也已传递了LPR不降的信号,在分析人士看来,当前货币政策与经济复苏基本相适应,目前利率与货币信贷供应合理,LPR无下调必要,预计后续调降政策利率概率仍偏低,央行将通过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和窗口指导来稳信用、控风险。

连续8个月保持不变

12月21日,央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当日LPR为:1年期LPR为3.85%,5年期以上LPR为4.65%,与此前保持一致。以上LPR在下一次发布LPR之前有效。

早在本月MLF报价出来后,市场对12月LPR保持不变已有预期。12月15日,央行超额续作MLF,操作规模高至9500亿元,再创单日操作最高纪录。由于利率维持稳定,也预示12月LPR报价大概率将按兵不动。此外在逆回购操作上,利率也依旧维持不变。

梳理央行公开数据,自今年4月起,LPR便维持在1年期3.85%、5年期4.65%的报价,截至目前已经连续8个月按兵不动。此外,自去年9月以来,1年期LPR报价与1年期MLF利率始终保持同步调整,两者的利率点差固定在90个基点。

“LPR连续8个月保持不变,符合预期。”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中心副主任陶金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疫情后经济恢复过程中,对政策更敏感的工业部门的复苏,明显快于对政策不敏感的服务业和线下消费等部门,复苏存在结构的分化问题,彼时降息的作用只会推升工业部门局部过热,而对经济总体复苏没有明显效果。

“而当前经济复苏持续,结构分化的问题缓解,也就更加没有降息的必要了。因此我们看到LPR长期保持不变。未来货币政策逐步回归常态,降息和降准等强力政策的概率也较小。”陶金谈道。

LPR报价长期保持稳定,基本符合市场预期,谈及背后原因,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称,主要是国内货币政策适度,继续对经济复苏构成有力支持。近几个月国内经济复苏态势良好,M2(广义货币)、社融保持较高增速,实体经济融资需求强劲,显示目前利率与货币信贷供应是合理的。同时,目前金融机构企业贷款平均加权利率已降至房贷利率下方,也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企业贷款利率下行。

谨慎评估利率上行影响

货币政策“不急转弯”,是当前普遍预期,LPR保持不变基本兑现了这一预期。陶金认为,当前短期内市场更关注的还是银行体系流动性以及信用分层,因此可更加关注公开市场操作政策。

周茂华则认为,当前的货币政策继续对经济复苏构成有力支持,市场对经济复苏前景保持乐观。在他看来,利率政策调控需要确保各市场利率处于合理区间,避免跨市场资金套利、空转,加强市场预期引导。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8月底,多家银行对符合转换条件的存量浮动利率个人住房贷款定价基准批量转换为LPR。另据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邮储银行五家国有大行此前公告显示,转换完成后,贷款人若对转换结果有异议,可于2020年12月31日前通过相关渠道自助转回或与贷款经办行协商处理。这也意味着,LPR转换“再选择”已开启10天倒计时。

“1月1日起,国内房贷存量部分定价基准转换改革完成,即选择LPR(5年)定价,意味着未来选择浮动的购房者,其房贷月供将随着LPR(5年)调整而波动。”周茂华认为,当前,国内楼市基调稳字当头,房地产调控政策主要是抑制投机、炒作,支持刚需,利率处于合理水平,预计房贷利率基准将沿用12月报价,确保市场预期稳定和楼市平稳运行。

陶金则称,房地产市场运行、房企融资和居民购房需求对利率十分敏感,若LPR上行(包括5年期),对房地产市场的打击是很大的,而房地产市场的下行可能会加剧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的风险积累,因此需要谨慎评估利率上行的影响,反过来说,利率上行的政策阻力很大,概率较小。同时实体经济复苏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也无明显通胀压力,轻易加息弊大于利。

资金面表现方面,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12月21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Shibor)呈现下行趋势,其中,隔夜品种下行23.4个基点报1.489%外,7天期Shibor下行9.8个基点至2.05%,不过,14天期Shibor上行59.5个基点至2.862%。

后续调降政策利率概率仍偏低

针对货币政策后续走向,12月16日-18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曾定下基调,即“不急转弯”。

具体来看,明年宏观政策要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要继续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政策操作上要更加精准有效,不急转弯,把握好政策时度效。

在植信投资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连平看来,“不急转弯”是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关于货币政策的要点。货币政策趋向回归中性,既要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不让市场缺钱;也要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不让市场的钱溢出来。

展望后续货币政策,陶金称,除非经济复苏进程受到了新的外生冲击,明年LPR调降空间已经很小。即使是在资本市场出现了流动性明显紧缩,央行大概率也不会通过降息的方式来应对。这意味着MLF等政策利率的调降空间也极其有限。

在陶金看来,灵活精准、定向性强的货币政策仍可期待,此外金融稳定将成为更加重要的政策目标,预计央行将通过加强宏观审慎管理和窗口指导来稳信用、控风险。

周茂华则称,后续央行调整政策利率关键还是看宏观经济与市场发展态势。关注内需复苏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货币政策注重稳增长与防风险平衡,通过改革手段进一步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提升政策质效;从国内经济复苏趋势看,明年一季度央行调降政策利率概率仍偏低。央行倾向于通过多种工具灵活调节,更多是通过结构性工具和改革手段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提升政策支持实体经济效率,尽可能长时间维持正常政策空间。

北京商报记者岳品瑜刘四红